免费服务热线:

新闻中心

全面二孩一年广东多生娃40万 医疗卫生教育准备
发布时间:2017-05-24 08:42

(原标题:全面二孩一年广东多生娃40万 医疗卫生教育准备好了吗?(1))

策划:林波 陈红艳统筹:黎秋玲采写:新快报记者 黎秋玲 罗韵 唐星 沈逸云 辛捷恺

全面二孩一年广东多生娃40万 医疗卫生教育准备好了吗?

全面二孩政策落地以来,截至2016年12月15日,广东省已经新增二孩40.78万人,专家预计,今明两年还将迎来二孩生育高峰期;广州市卫生和计生委日前也透露,今年,广州市预计将增加27万新生儿。

高危孕产妇增加三成多孕产妇救治迎来挑战、儿科医生青黄不接多家医院儿科急诊停诊、孩子增多入托入学学位是否充足、二孩妈妈职业就业遭遇难题……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一年多,生育二孩,对于家庭、社会、女性个人都产生了相应的压力和挑战。

回顾全面二孩政策落地一年,为了使大家无后顾之忧敢生育二孩,确保全面二孩生得下、生得好、养得起,目前还有哪些困境?还需要出台哪些相关政策?民众有何呼声?省政协委员、人大代表都有些哪些意见和建议?在即将到来的广东省两会上,新快报报道团队将带着相关问题寻求答案。

【困境1】

孕产妇安全

怀孕8个月她子宫破裂胎死腹中

案例

怀孕8个多月的杨杨,日前凌晨3点多,肚子一阵剧烈腹痛,来到广州天河区某三甲医院就诊,发现血色素快速下降,变成严重失血性休克。医生行紧急剖宫产时,发现其腹腔已满是鲜血,腹腔积血总量约有5000ml,遗憾的是,子宫已破裂,胎死宫内,为了抢救孕妇生命,最终只能切除子宫,所幸在专家们的通力合作下,成功挽回孕妇生命。

另一位意外怀孕二胎的女士,本是去医院做普通的人流手术,结果进手术室不到10分钟,其先生被告知得马上转院抢救,原因是胚胎着床在一胎剖宫后的切口上导致大出血。原来,这次危险事件发生的缘由,是她二胎怀孕的胚胎,着床在了2年前剖宫产的切口上,就是人们常说的切口妊娠。

“140/95mmHg,血压还是高,要注意啊!”9月下旬,在广州某三甲医院的产前诊断室,36岁的孕妇李宁(化名)忍着头晕量了血压。她正在孕育第二胎,已经31周了。李宁得的是妊娠期高血压,也是目前高危妊娠中最常见的合并症,发病率高达6%-9%。和许多妊娠期并发症、合并症一样,这样的疾病严重影响孕产妇和胎儿的健康,甚至可能导致死亡。

现状

二孩时代高危孕产妇增加三成多

因为高龄、或是头胎剖宫产导致的疤痕妊娠甚至以前不曾注意到的一些内外科的基础性疾病等原因引发的各种合并症、并发症,都让一些准妈妈们被贴上了“高危”的标签。

“大出血的孕妇,我们每个月都能遇到5~10例,多的时候一周要做好几台抢救手术。”“以前很少碰到类似病例,现在平均每个月能遇到两三例切口妊娠的孕妇。”采访中,不少广州市内三甲医院妇产科医生对新快报记者感叹说,二孩时代,头胎剖宫产再孕等引发的风险的案例增多。

广东省卫生计生委透露,去年以来,广东高龄孕产妇、经产妇以及患有基础疾病的孕产妇不断增多,各种不典型妊娠并发症、合并症也逐渐增多。全省助产机构的门急诊量和危重病例已经开始增加,2015年全省高危孕产妇的检出率为30%,较2013年增长了12%。

提问

二孩妈妈特别是高龄孕产妇生育安全和新生儿救治方面,广东有何举措?

目前做得不够的还有哪些方面?

代表、委员还有哪些建议?

如何更高效地调配指挥高龄孕妇的重症抢救工作?

妇产科医生是否有缺口?

如何加强妇产科医生的抢救能力?

【困境2】

儿科医生紧缺

广州市内三甲医院儿科停诊为什么?

案例

2015年下半年以来,关于儿科医生紧缺、儿科医生流失、三甲医院儿科停诊等消息纷纷见诸媒体。

“萝岗就只有这一家三甲医院,现在把急诊关了,要是孩子半夜发高烧,家长怎么办啊!”继中山三院萝岗岭南医院、广医二院儿科急诊部分时段停诊新闻爆出后,去年10月8日,中山一院在黄埔的东院区也发出告示,之前急诊儿科24小时接诊,改为仅早上8时到晚上11时接诊,从晚上11时开始的下半夜暂停急诊儿科,仅收治危重症患儿……

随后,中山一院院方在回应时表示,由于近期急诊儿科医生离职、休产假等,本来21人的儿科,突然少了6人,人手不足,医院无计可施,只能暂停收治急诊下半夜普通病号,但120出车、休克、昏迷、急性喉炎等危重症患儿依旧可以正常接受急诊救治。

相比“药不能停”,“医不能缺,诊不能停”对患者来说恐怕更为关键。而这一现象还并非孤例,例如南京一家医院,因为仅剩一名儿科医生,这位医生生病,便导致整个儿科停诊,而小医院因为儿科医生流失而导致儿科消失则更为普遍。儿科爆满、儿科急诊停诊等新闻层出不穷,去年以来,在北京、上海、南京等城市出现各大医院儿科告急、儿科停诊、家长带患儿看病排队等通宵等状况。

广东2015年千名儿童只有儿医半个

现状

随着国家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实施,新生儿激增,给医院儿科带来前所未有的压力,加之儿科是伤医辱医事件的高发地,由此导致儿科医生招生难、离职猛增、人才匮乏。儿科医生短缺已成为急需尽快解决的社会问题。

据统计,广东省儿童人口及儿科医师队伍现状不容乐观,截至2015年底,广东常住人口达10849万人,其中0-14周岁(少年儿童人口)1884.67万人,2015年新出生人口119.95万人,出生率11.12%。

目前,全省只有广州和深圳两家开设了专门的儿童医院,儿科医师主要集中在综合医院儿科(52.0%)、妇幼保健院儿科(22.9%)、儿童专科医院(11.0%)、基层医疗机构(10.6%)。2015年全省儿科医师10208人,占全省医师总量的4.6%,明显低于内科(18.7%)、外科(10.4%)和妇科(10.3%)。

2015年全省每千名0-14岁儿童,拥有儿科医师0.53人,虽高于全国平均水平(0.49人),但明显低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水平(0.85-1.3人),即使与2011年底的上海(1人)相比,仍有相当大差距,远远不能满足儿童患者看病的需求。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广东去年就已经新增二孩40多万人,儿童数量在今后几年将会呈现明显增长的态势,儿科医师短缺将会面临更加严峻的局面。

提问

目前广东儿医缺口有多大?

儿科医生短缺的真正根源是什么?

二孩不断增加,如何确保儿科“医不能停”?

(原标题:全面二孩一年广东多生娃40万 医疗卫生教育准备好了吗?(1))

本文来源:金羊网-新快报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